国际粮食市场面临动荡,国际粮食市场面临动荡

国际粮食市场面临动荡

2022-05-01 04:23:46 大公报 作者:李灵修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笔者在上一篇《大豆危机与mRNA疫苗》中谈及,目前内地正狠抓春耕工作,以应对粮食供应挑战。当然,俄乌冲突带来的农产品冲击是全球性的,甚至会引发国际粮食市场的割裂与脱钩。

  俄罗斯与乌克兰均为粮食生产及出口大国。以谷物生产为例,根据联合国粮农组织的报告,在2016/17-2020/21年度,两国共生产了全球19%的大麦、14%的小麦和4%的玉米。在葵花籽油的产出上,两国合计占比更超50%。出口方面,去年俄罗斯已成为全球最大的小麦出口国,出口量占全球18%;乌克兰则是第六大小麦出口国,占比10%。此外,两国的玉米出口占全球份额的19%,葵花籽油出口占全球80%。

  虽然顿巴斯位于乌克兰东部,并非传统农业大区,但为了保证本国的粮食供应,乌克兰农业部已表态将禁止包括小麦在内多种农产品的出口。此外,对于全球农产品运输至关重要的黑海港口眼下也处于封锁状态。

  尽管乌克兰总人口只有4000万人,惟承担着全球4亿人的粮食供应,对其进口依赖较重的国家包括也门、阿富汗、叙利亚、埃塞俄比亚,以及中东和非洲的其他十多个国家,接下来这些地区的粮食紧缺问题将无比严峻,甚至会演变为人道主义危机。

  表面上俄罗斯农业没有受到战争的直接威胁,但因为遭遇到国际社会的严厉制裁,俄国的农药及种子等生产资料正面临进口管控限制。化学和制药巨头拜耳公司也宣布将在俄罗斯和白俄罗斯停止非必要业务,并且正在考虑暂停向俄罗斯销售必要的农资产品。

  目前大宗市场上最为关注的还是原油价格的飙涨,但实际上在俄乌冲突一个月的时间内,国际小麦价格已经累升36%。考虑到乌克兰多数农业区因战火错过了春耕,加之燃料断供、机械短缺、道路堵塞等诸多困扰,今年该国粮食收成堪忧。由于粮食的生产周期较长,短期内无法找到其他新增产能填补空缺,涨价压力势必向中下游传导,进一步加大全球通胀水平。

  通胀因素也在深刻影响美欧政治走向。拜登政府支持率与国内通胀直接挂钩,美联储为彰显鹰派取态,加息及缩表进程都有超预期的风险;欧洲选民的关切也开始从同情乌克兰转移到高企的生活成本。

  展望未来,粮食和能源或成为地缘政治的博弈筹码,加剧了各国之间阵营分化。我们或将看到“俄油”与“非俄油”的原油平行市场的出现,以及“俄粮”与“非俄粮”之间的农产品出口分化。

添加回复: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