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使馆竟在中国网上给美化纳粹分子的组织做宣传!

一边对外宣称自己反对纳粹,唾弃屠杀犹太人的纳粹分子,抵触任何反犹言论,一边却在中国的网络空间上给一个美化纳粹分子的乌克兰组织做宣传。

这就是美国驻华大使馆在3月24日干出的一件奇葩事。

如下图所示,在3月24日晚间6时31分,美国驻华大使馆在其开设在中国微信平台的公众号上推送了一组信息,其中的第四条信息,是在给一个叫“美国乌克兰人大会委员会”(Ukrainian Congress Committee of America)的组织做宣传。

然而,有网民向耿直哥反映说,美国驻华大使馆在介绍这个美国的乌克兰人组织时,提到了这样一段让人担忧的内容,那就是该组织曾经给掏钱制作了两部讲述乌克兰历史人物斯捷潘·班德拉以及罗曼·舒赫维奇的电影。

该网民反映说,这两人可不是一般的历史人物,而是乌克兰的极端民族主义者和法西斯分子,他们领导的组织甚至在二战时期主动与德国纳粹合作,在乌克兰西部大搞“种族净化”,屠杀了许多犹太人。同时,该网民说,“美国乌克兰人大会委员会”给两人拍摄的电影,也都是“洗白”性质的,并没有触及他们与纳粹合作的黑历史,反而把他们塑造成了“反抗”苏联的英雄。

对此,耿直哥核实后发现,被美国驻华大使馆以正面的口吻所宣传介绍的这个“美国乌克兰人大会委员会”,确实曾在1995年和2000年时资助一名乌克兰导演拍摄了两部分别讲述班德拉和舒赫维奇的电影。其中,讲述班德拉的电影名叫《刺杀:一场发生在慕尼黑秋季的谋杀案》(Assassination. An autumn murder in Munich),讲述舒赫维奇的电影叫《战无不胜》(The Undefeated)。

耿直哥还在网上找到了相关影片的资源,发现这些影片确实是“美国乌克兰人大会委员会”参与拍摄的,因为影片在一开头就打出了该组织的标志。

然而,这两部“美国乌克兰人大会委员会”掏钱拍摄的影片也确实有着很大的问题,完全回避了两人在二战时曾与德国纳粹合作、对犹太人进行屠杀的黑历史,而是把两人都塑造成了二战后“反抗”苏联、争取乌克兰“独立”的英雄人物。

值得一提的是,尽管视两人为乌克兰“民族英雄”的乌克兰政治势力一直给两人辩解,称那些把两人说成是“纳粹合作者”的声音,都是苏联以及后来俄罗斯的“政治诋毁与政治宣传”,可耿直哥查阅资料后发现,就连不少亲美反俄(反苏)的学者,都承认这两人曾在二战时支持过纳粹法西斯主义。

比如2010年时,被支持俄罗斯的人批为“亲美反俄”的美国耶鲁大学历史学者蒂莫西·斯奈德(Timothy Snyder)就在他一篇关于班德拉的文章中直白地表示班德拉就是一个法西斯主义者,他的政治目标就是在乌克兰建立一个独裁的法西斯政权,甚至在他于1959年被苏联克格勃的特工刺杀时,他仍然没有放弃在乌克兰建立法西斯政权的想法。

斯奈德还在这篇文章中明确表示班德拉曾经主动与德国纳粹合作。根据他的说法,尽管班德拉的行为是为了换取德国纳粹对于他建立一个独立乌克兰的支持,而且纳粹还因为后来与他在这件事上闹翻,把他也抓入了集中营,但他和他领导的乌克兰极端民族主义组织确实很认可法西斯的那套意识形态,并打着“种族净化”旗号屠杀过犹太人以及波兰平民——只因为他们的国家曾经占领过乌克兰的西部。

另外,这名相当认可和支持2004年乌克兰“橙色革命”的美国学者,还在这篇2010年的文章里批评了乌克兰时任总统尤先科为了赚取政治私利,竟直接将班德拉封为“乌克兰英雄”的做法,称这是在给“橙色革命”的成果“抹黑”。

,

皇冠足球信用平台出租rent.22223388.com)是皇冠(正网)接入菜宝钱包的TRC20-USDT支付系统,为皇冠代理提供专业的网上运营管理系统。系统实现注册、充值、提现、客服等全自动化功能。采用的USDT匿名支付、阅后即焚的IM客服系统,让皇冠代理的运营更轻松更安全。

,

维护美国世界霸权的智库“大西洋理事会”,亦在2010年时刊登过一篇与斯奈德的观点类似的文章。这篇文章虽然给班德拉等人选择与纳粹合作的做法做出了一些辩解,但至少也承认了班德拉等乌克兰极端民族主义者在二战时期犯下的屠杀犹太人的罪行。这篇文章还认为尤先科高调纪念班德拉这种人的做法,反而才是给俄罗斯“递刀子”,制造乌克兰内部的分裂。

除了学术界对两人的批判外,班德拉和舒赫维奇这两人在犹太人的“祖国”以色列更是挂了号的“纳粹合作分子”。而且过去这些年里,以色列政府和国际犹太人团体还多次因乌克兰一些政客和地方高调纪念两人,给他们树碑立传的做法而提出过严正抗议。

如下图所示,根据《以色列时报》的报道,仅在2018年,以色列驻乌克兰大使Joel Lion就多次抗议过乌克兰纪念班德拉和舒赫维奇的行为,称这些乌克兰的“民族英雄”是“犹太人的噩梦”。

专门曝光和举报“反犹太人言论”的以色列国际团体“反诽谤联盟”(ADL),亦曾多次对乌克兰纪念两人的做法提出过抗议。

然而,乌克兰驻以色列的大使Hennadii Nadolenko却在2020年时要求以色列不得插手此事,称这是乌克兰的“内政”。

总之,事情到这里已经很清楚了:即便班德拉和舒赫维奇“反苏反俄”的“事迹”很对西方胃口,但这两人和他们领导的组织也毋庸置疑地有着黑暗的历史,他们希望在乌克兰建立法西斯政权,干出过主动与德国纳粹合作、对犹太人进行种族屠杀的行径。

可美国驻华大使馆在中国的网络空间上正面宣传介绍的那个“美国乌克兰人大会委员会”以及被美国大使馆提到的那两部关于二人的影片,却完全抹掉了他们这段丑恶的历史。这种行为与那些否认德国纳粹大屠杀的卑鄙言行,又有何区别呢?

但最滑稽的莫过于,这样一个否认自己国家的历史人物对犹太人犯下纳粹罪行的组织,居然得到了天天高喊着自己最反对纳粹、最在乎犹太人利益、最抵触一切反犹言行的美国政府的正面宣传——只因为美国政府需要利用这些人去进行反对俄罗斯的政治宣传。这不得不让人怀疑美国政府是真的在乎犹太人遭受过的苦难,真的反对法西斯,还是这一切都只是美国用来维护自己世界霸权的一个虚伪的口号和牌坊?

不过,美国的这个套路,对中国人来说倒也不陌生了。我们都记得,当年二战结束后,日本的许多法西斯分子不仅没有得到美国的严惩,他们中那些对中国人犯下了严重罪行的战犯,比如731部队的那些恶魔,居然还进入了美国的德特里克堡军事实验室,成为美国的帮手。(这可是美国媒体自己披露和承认的事实!)

难怪有人会说,美国才是纳粹分子的乐园——只要他们反对美国的敌人。

  • 评论列表:

添加回复: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